首頁 新聞資訊 Q群問答 正文
簡析關于分色制版的幾個問題
時間:2012-12-11   來源: 包裝前沿   閱讀:7638次

投稿箱:

如果您有包裝新產品、新材料或者包裝行業、企業相關新聞稿件發表,或進行資訊合作,歡迎聯系本網編輯部,郵箱:[email protected](期待您的郵件!)。

  香港什么時候有分色制版?實際上無法從紀錄文獻上獲得此方面的資料。

  分色技術的演變,可參考石印和平膠印機引進香港,而估計分色隨著印刷方式之改變而配合發展,我們也只能追溯至太平洋戰爭前后直至現在,無可置疑香港的獨特地理條件,百多年來成為中西文化交匯之處,近代印刷技術受西方影響極大,有關鉛鑄活字、機械印刷、石印、平膠印及制版技術傳入中國,每藉香港及澳門為吸收西方技術的橋頭堡,尤其西方傳教士欲藉印刷術以傳播宗教,并不以商業牟利為目的,故此樂于將印刷技術傳授華工,促使中國印刷技術的現代化,居功至偉。

  雖云香港及澳門為輸入西方印刷技術的橋頭堡,但因港澳地方細小,人口不多,故此并無足夠市場空間容許印刷及制版業務發展,而中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市場空間廣大,直至上世紀五十年代,有關印刷技術的掌握及發展,仍以北京、上海及廣州為最蓬勃及先進。自五十年代初期,國內大量印刷技工移居香港,企業家也在香港成立印刷廠,引進最新的生產設備和技術,才開始帶動香港印刷事業的發展。

  根據已退休的制版技師憶述,本港最早期的彩色印刷是以石印方法進行,當時的分色制版,全以手工進行,所以制作一套彩色印版,花費頗長時間,印刷制品以印鐵為主,因為鐵皮伸縮性低,對顏色掌握較好,最常見的制成品為月份牌(掛歷)及月餅盒,這些印制成品于六○年代,平膠印逐漸流行的時候,仍是市面常見的印鐵制品。

  早期的手工分色,純粹是經驗及技術的結合,手工分色的師傅,在行業內享有很高地位,所獲得的報酬也是全行業最高,直至五○年代初期,多間石印廠號也是由分色師傅創立;而這些擁有技術,文化水平較高,穿著長衫上班的斯文人均被統稱為「先生」,表示其技術高超,冠于同儕。這批第一代的分色技師大多已年老去逝,而由他們一手訓練出來的徒弟也大多屆退休之年。

  筆者所知最早期的分色師傅也從事石印業務,除本身東主是分色師傅外,也聘有長駐技師,或自行招收學徒。昔日的學徒跟今天受學徒條例所保障的不可同日而語,他們拜師先請托相熟的介紹人,獲師傅取錄之后,必行三跪九叩的拜師大禮,并要由家長每月付給師傅一定數額的孝敬,于學師期間,不單要學習基本功如磨墨、描線等外,也要做雜務,照顧師傅的起居飲食。

  相信香港最早期的專業分色技師為昌興印刷有限公司何家鏗先生之尊翁何渭泉先生(印刷界稱之為何伯),廣東省番禺縣人,生于前清1897年,十三歲開始在廣州市的廣東印務局當學徒,經過十年學徒訓練,從分色、制版及印刷等專門技術,充分了解及應用,成為印刷業的專才。1921年24歲時,香港的亞洲石印局高薪聘請何伯回港效力,從月薪25元港幣經過短短的六個月跳升至月薪105元港幣,成為香港當年最高薪酬的工人。1927年他離開亞洲石印局與友人合作,1939年創立昌興印刷廠直至1999年去世,享年102歲,為香港印刷界之大老。繼后為吳祖殷先生,昔日雖然大多分色師傅都另有兼職,但都必在一家印刷廠長駐服務,只有吳祖殷先生并不受聘,在家里為客戶分色和制版,故可說是香港專業制版公司的始創人,惟吳先生只以個人身份經營,并沒有公司名稱。另外以自由身為印刷廠傳召服務的有專工寫字的鍾文岐先生,他當日所寫的藥招及方單在今天的成藥內仍可見到。因昔日未有彩色攝影,故原稿須由畫師繪制,四、五十年代最負盛名的美人畫畫師為張日鸞先生,他所繪的月份牌、餅罐畫及花露水等作品在今天仍可見到。

  昔日的手工分色,工序極之繁復,早期左版印刷,石上直接印刷之(反寫)制版最難處理,因仍未采用底片制版,所以描圖分色時,須以鏡將原圖反射,再在鏡面描繪,又因印刷油墨并非如今天般采用CMYK四色印刷,故一般按畫像著色位置勾描拆色,最普通的是七色印刷,即是做七件分色石版,最精美的彩色畫有多達十三個色,每一個色都要調特定印墨,相等于今天所謂的專色印刷。

  根據老師傅憶述,昔日的手工分色,首先須要有良好的基本功,即是手要定,技術純熟而靈巧。照原圖以植物膠依輪廓勾描,陰位部以實線表示,淡色部分以虛線就像上網圖像的深淺網點比例,以汽水墨(淡墨)將線條顯示出來,稱為「藍模」,描繪在半透明的石印膠紙上,再以針筆勾凹紋,擦上黑墨,再用漿糊紙將黑墨反印出來,轉印于一種長纖維的沖紗紙上,以藍靛粉掃上,再將之過落石上,以水沖洗,輪廓便顯現出來,每一個印色便要依程序落一塊石,再以毛筆及鴨咀筆用汽水墨依輪廓手描,濃淡漸變色調則要用幼咀鋼筆點網。反白部分要用亞拉伯膠混入紅色顏料作遮蓋液,便能達到實地反白的效果。至于所使用之平網,則是一種凸起的網點版,以號數決定網點的粗幼,當時印制技術所能造到的效果是三號網,約相當于今天的一百五十線網,但一般都采用五號網,約相當于今天的一百線網。

  四十年代至五十年代所使用之制版材料,主要的如石版及墨條等,都是從歐洲進口,來價很貴,每次印刷完成后,都要翻磨石版,以備下次應用,當然在石上磨版也是人手處理,花的時間很長,要整塊石磨后平坦均勻,需要很高技巧。于五十年代,因石版價昂不易獲得,且笨重難于處理,乃逐步改用鋅版,磨版及上膠部驟也以機械處理,根據資料,最早期的磨版物質是以杵壓碎玻璃使成為粉末,以之作為磨版材料,稍后才以金剛砂取代。

  若說由戰后至五十年代的十多年間是手工分色時代,香港的制版技術確實受上海及廣州很深的影響,當時的石印制版并不普遍,能掌握優良技術的技師極少,造成了供求上的不平衡,更且處理過程繁復緩慢,一般的一套彩色制版,約需時一月完成,當時的一套月份牌美人畫,其分色費用便需港幣八百元,以昔日幣值換算,約相當于今天一萬多元。

本文系包裝前沿網(pack168.com)獨家供稿,禁止轉載、拷貝,違反者包裝前沿網將追究其人和單位的法律責任。有疑問請致電020-85626447。 包裝前沿網
吉林快三趣味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