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包裝前沿微信◆前沿資訊 正文
1年內產銷6萬噸狂賺14億!這家企業靠這2招做到了!
2018-11-15 【前沿資訊】 包裝前沿 閱讀:1406

      鄺國照,祖籍江門開平,香港葉氏化工旗下葉氏油墨負責人,主理洋紫荊品牌在內地的業務,日常辦公多駐洋紫荊油墨(中山)有限公司,來到中山發展事業已有20多年的時間,感嘆中山早已成為他的“第二故鄉”。

image.png

        和許多僑商不同,鄺國照的起點是香港葉氏化工的一名普通員工,是在公司開拓內地業務的時候,看準商業前景,堅定選擇“北上”。而后,當葉氏打入油墨新領地的時候,鄺國照逐漸進入葉氏油墨核心團隊,并最終在油墨行業大發展中,通過尋找到“環保”突破口,帶領洋紫荊成為中國油墨行業銷量第一的品牌。



抓住歷史機遇,成就企業和個人新篇章



        洋紫荊屬香港葉氏油墨公司旗下品牌,在大陸設有3個子公司,也即是3個生產工廠,分別為洋紫荊油墨(中山)有限公司、洋紫荊油墨(浙江)有限公司和洋紫荊油墨(河北)有限公司。其中,洋紫荊油墨(中山)有限公司成立的時間最早,在1998年;另外兩家投產的時間則在2008年。


        截止到去年,洋紫荊在國內一年的產銷達到6萬多噸,位列各品牌之首,產值超過14億元。在各大超市上架的貨品中,有約三分之一的塑料包裝用的是洋紫荊油墨。我們三家工廠共有員工約900人,其中中山廠最多,約400人,占地面積達到100畝,目前廠內生產設備已經實現了較高的自動化和智能化。


        鄺總祖籍江門開平,來中山之前,只是香港葉氏化工的一名普通一線員工。葉氏化工現在已經頗具規模,但老板葉先生在上世紀70年代初剛創辦“葉氏恒昌”時,只是一家經銷店,主要銷售各種溶劑,后來轉向生產和銷售齊頭并進,并逐漸發展壯大,于1991年成功上市。彼時,內地改革開放的政策已經鋪開,不少港商北上尋找商機,葉氏也是其中的一份子,于1992年在深圳、東莞、惠州和中山四地開廠。而那個時候,鄺總進葉氏已經有5年多的時間了,所以便追隨公司的步伐,經常從香港過來這4個城市出差。


        在公司過來珠三角開廠之后的幾年,業務發展非常迅猛,但隨著整體經濟的發展和行業調整,在1997年之后,葉氏4個工廠開始出現嚴重的產能過剩

        這個時候,葉氏開始思考一個問題,就是葉氏是不是應該開拓新的業務,積極進行轉型,來融入經濟發展大趨勢中?

        葉氏留意到,有一個油墨客戶的銷售增長非常快。于是,在1998年注冊了葉氏油墨,投產了洋紫荊油墨(中山)有限公司,生產洋紫荊品牌油墨。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鄺總就正式在中山上班了,節假日兩地走。


        一晃20年過去了,鄺總回想當初做出這個決定,家人是反對的,因為畢竟已經結婚,當時的交通也沒有這么便利,家人不想他這么辛苦,在家的時間又這么少。

        鄺總表示:“如果沒有改革開放的歷史機遇,公司新開拓的油墨業務不會發展得這么快,我個人的職業之路也可能達不到今天的高度。而且如今的交通這么便利,往返兩地都很方便。過來20年,我也已經完全適應中山的工作和生活節奏,說不定退休之后也會住在這邊。”



“環保”成為發展突破口



        改革開放之初,深圳蛇口喊出的“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口號曾經響徹全中國。雖然當時廣東人和香港人辦事風格略有不同,前者比較曲折,后者更直接,但合作伙伴都很照顧,鄺總感覺大家都是一派紅紅火火的創業場景,所以上手很快。


        在市場開拓階段,鄺總印象最深的還是最開始的“隔行如隔山”:原本以為吸納了專業人才后,再加上在溶劑行業的積淀和供應商優勢,應該在油墨行業不會遇到太大困難。

        誰知,進入的前兩年時間,在油墨技術研發和市場開拓上都舉步維艱,一度讓葉氏懷疑自己的轉型。

        鄺總回憶道:有一次,和一間日資企業談合作,為了談成,我們立下“投名狀”,說一年可以銷售6000噸,結果對方覺得我們在“吹牛”,更不給合作機會了。他可能完全想不到,在經濟高速發展的十年里,我們的年產量已是當年承諾的十倍,達到6萬噸。所以說,如果不是在內地這個大市場,光在香港,恐怕很多企業都難以得到這樣的發展速度。


        當年是如何找到突破口的呢?

        鄺總認為2008年是關鍵的一年,在這一年,洋紫荊抓住環保機遇,開啟了去苯油墨之路。

        在此之前,洋紫荊屬于眾多油墨企業中普通的一員,發展也是有賴于油墨行業的整體繁榮。后來,洋紫荊敏感地捕捉到“環保”開始成為人們和政府日益關心的一個話題,尤其對化工企業更是如此。于是,洋紫荊便開啟了一個“去苯”項目

        要知道,在此之前,甲苯一直是油墨中的重要溶劑,性能好并且價格便宜,很多國家和地區也并沒有禁止。而洋紫荊決定主動提高環保標準,通過溶劑比例的調整,將油墨中的甲苯徹底去除。雖然這樣做會使得成本大概上升了3%~5%,但如果能夠提高環保標準,并且得到消費者認可的話,是值得的。通過一年多的努力,“去苯”項目在2008年成功完成,當年“無苯”產品上市,市場反響非常好。


        也是在這前后兩年的時間,洋紫荊中山新工廠和浙江桐鄉、河北滄州工廠陸續投產,整個油墨業務產品年銷量增長幅度達到40%。到2010年,年銷量已經達到了3萬噸。



大勢所趨下,產品創新與生產創新同步推進




        現在政府鼓勵創新,這么多年來,在環保上的積累和突破是洋紫荊油墨最大的創新,另外還有一個創新就是智能化改造

        洋紫荊油墨剛創辦的時候,鄺總去歐美考察,發現人家已經實現了較高的自動化和智能化,而國內企業還有很大差距。到最近七八年來,洋紫荊油墨三個工廠的智能化程度已經非常高了,生產環節從投料、生產到包裝都是全自動化,所以洋紫荊油墨的員工數量不多,這個是生產效率和生產品質的創新,也是當下“智能制造”大勢所趨。


        現在中國從中央到地方,都致力推動進一步改革開放。鄺總表示,洋紫荊油墨還是要主打“環保”牌,這也是油墨企業最核心的硬實力之一。

        隨著國家環保政策的推進,以及洋紫荊油墨自身在研發上的投入,目前,洋紫荊油墨最新的技術儲備就是水性油墨

        和國外市場相比,國內市場對油墨的要求更高,既要求色彩鮮艷,又要求色彩分區多,并且要精準。舉例來說,洋紫荊油墨和康師傅合作,就會有一個康師傅專用紅色。色彩鮮艷、穩定就會涉及到各種溶劑的性能問題,而更加環保的水性油墨,在性能上普遍比不上油性油墨,這就要求我們在研發水性油墨的時候,要去攻克這個難題。


        就目前的成績來說,鄺總表示:“洋紫荊已經初步完成了技術積累,也已經參與到了水性油墨國標的制訂工作中去,算走在行業前列,但還不能說技術非常成熟,還需進一步提升。水性油墨可以算作我們洋紫荊目前的技術積累,以及對環保大勢的一種積極響應。





【杜邦將在華東新建特種材料制造基地】



        杜邦近日宣布將在江蘇張家港市新建制造基地,投資額為8000萬美元。新基地主要用于生產工程塑料、潤滑劑和膠粘劑等產品,服務于交通、電子、工業和消費品市場的客戶。項目預計將在2020年落成投入運營,并在2023年完成擴建。

image.png




美女設計師造“中國芯” 


        沈陽鼓風機設計院副總設計師姜妍,帶領其團隊成功運行我國自主設計的第一臺乙烯壓縮機,打破了國外長達數十年的技術壟斷。

image.png

        過去,因為我國在乙烯壓縮機領域的技術缺失,只能從國外進行相關設備進行生產。但我國作為一個乙烯使用大國,每年消耗占據世界總消耗的40%,在這等核心設備上受制于人,無疑對于我國國計民生都極為不利。

        姜妍和相關工作人員的研發成果,最終突破國外壟斷,成功為我國乙烯生產機器設備換上“中國芯”!我國不僅具備了自主研制乙烯壓縮機的能力,還達到了140萬噸的生產能力。




新物種ECO——可持續RFID標簽技術


        近日,斯道拉恩索于推出了新款可持續的RFID(無線射頻識別)標簽技術——ECO? by Stora Enso,旨在提升供應鏈、零售和電子商務應用中智能包裝的功能性。該技術使基于紙張的RFID標簽成為可能,為智能包裝提供無塑料、可回收的解決方案。

image.png

        斯道拉恩索的ECO技術使RFID標簽可以采用基于100%木纖維的紙來生產,與傳統塑料標簽相比,前者能夠為注重可持續發展的B2B公司帶來更低的碳足跡。



包裝前沿網 包裝前沿網

投稿及業務合作請聯系

范女士 020-85626447/608 13609084976/13310896472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吉林快三趣味计划